不經不覺,Nonette 老師已在博思會任教了十二年。她喜歡教學,因為這是一個為孩子的生活帶來改變的絕佳機會,亦給予自己的一個學習過程。

Nonette老師說 :「每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的,我們必須找到教導孩子的最合適方法。」在她眼中,有閱讀障礙的學生只是「不同類型的學習者」或「具有不同能力的人」,倘若給予他們良好的機會和合適的環境,他們自然會有動力去學習。

有些孩子可能在學校度過了糟糕的一天,因此Nonette老師會在課堂前,先觀察學生的心情;如果他們還未準備好,她會跟他們談談天或者玩遊戲,好讓他們輕鬆一下,培養參與課堂的情緒。

Nonette老師強調創造良好學習氛圍的重要性。她指出 :「在教學及學習過程中,圍繞孩子的每個人都很重要,要令孩子感到自信和變得做事積極。」

十五歲的Alex Hoeflich是她以前其中一位學生,當Alex於2011年第一次來到博思會時,他僅懂得五個字母的發音,而書寫數字和字母也倒轉了。經過Nonette老師的努力以及與Alex母親的合作,這個小男孩現在可以有自信地學習。在2018年,他更獲了「香港青年作家獎」(Hong Kong Young Writers Award)的小說獎!Alex現於英國一所寄宿學校讀書。

Nonette老師補充說:「父母的支持對孩子的成功至為重要,父母應完全接納自己的孩子,時刻成為他們的頭號粉絲。」

她亦提及另一位學生Lucas,自七歲開始在博思會學習,他的媽媽總是為Lucas找到最好的支援,盡力提升他的潛力,幫助他成為一個自信的男孩,Nonette老師對Lucas媽媽的毅力欽佩不已。她說 : 「Lucas媽媽相信她兒子的才能和能力,即使他語言方面有困難,她總會確保為兒子提供最好的資源和支持,即使需要多次轉校也在所不計。」

博思會的老師們都十分著重與學生和家長建立信任,而Nonette老師同樣很感謝積極參與孩子學習的父母們。此外,她也喜歡與跟她一樣,真正熱愛孩子的人一起工作,亦珍惜與特殊教育專家們交流的定期培訓機會。「在博思會的教學既富挑戰性,又可讓我獲益良多。我相信,我們在讀寫障礙兒童身上可以有更多的發現。」Nonette老師總結說。

文章摘錄自:2017-18年報

Alex (左一)上台領取香港青年作家獎,甚感興奮。

博思會員工發展日

 

陳楹楹老師於2017年9月加入博思會當上中文老師。未入職前她已當上中學中文老師八年,且專門擔任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SENCO)一職。從傳統學校轉至一所非牟利機構,陳老師覺得博思會給她更大的發揮機會,可以將以往當SENCO時所學習的理論,直接實踐在學生身上。

「在學校裏,由於要跟學生追趕課程進度,而且因資源所限,未能深入跟進每一位有學習困難的學生,種種框架下,令我不能真正將所學到的去幫助他們。」在一次機緣下,陳老師認識博思會,知道博思會是一所專門支援讀寫障礙的機構,而且該會有對讀障支援有豐富經驗的醫生及教授領導,故她毅然作出決定,加入博思會團隊。

在博思會的教學經驗中,陳老師最感到欣慰的是,學生在二至三人小組的學習環境下,可以照顧個別需要,老師亦可特意編排不同學習活動,激發學生重拾學習興趣及自信。此外,博思會教學團隊由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心理學系客席副教授鄭佩芸老師帶領下,同事們不忘彼此分享教學心得,一起成為同路人,為讀寫障礙學生找到合適的學習方法。

在這一年多的博思會教師生涯中,陳老師印象最深刻是一位小五學生,他的記性很好,老師講解拆字讀字技巧,他便懂得如何推敲一些不懂的字。他的顯著進步,亦有賴他母親的充分合作。由於孩子不愛說話,陳老師建議媽媽跟他每天利用電話錄音互相分享每天的開心或不開心的事,經過一年多的練習,不但改善孩子的說話組織能力,學校成績有改進,而且就連親子關係亦變得密切了。

陳老師指出 :「博思會的老師素來著重與家長溝通,因我們深信家長在家支援是最重要的。老師提供意見後,最終實行也要靠家長協助孩子進行持續訓練。作為老師,看到自己學生學習上有進步,跟家人關係亦同時改善,這份滿足及成功感,在傳統學校工作時很難找得到。」

陳老師亦補充說,讀障孩子就像一部記憶容量有限的「電腦仔」,所以學習模式應盡量以簡單易明及有系統的方法進行,教導他們如何舉一反三,這樣他們便不用因死記不同知識,而佔據「電腦仔」內太多記憶體了。

文章摘錄自:2017-18年報

陳楹楹老師向家長及其孩子介紹中文支援課程。陳老師參與家長教育講座。

博思會老師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