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別不童﹕曾躲廁所苦讀 終成物理治療師 讀障無阻有志者追夢

Publish on 2016-12-27

【明報專訊】當得知孩子患有學習障礙,家長難免忐忑不安,擔心他們讀書不成,未來的路也變得難行。兩名患有讀寫障礙的青年,他們小時候連字的左右也分不清,默書經常零蛋,一個在中學時慘被踢出校;另一個把書桌搬入廁所,希望自己專心讀書。誰會想到他們長大後會成為物理治療師和飛機工程人員。他們的經歷告訴大家,即使是有學習困難的孩子,一樣能達成夢想,闖出自己的一片天。

文﹕李樂嘉

圖﹕劉焌陶、受訪者提供

今年26歲的麥卓恆(Thomas)任職公立醫院物理治療師,自小喜歡科學、想從事醫療行業的他,可說已經圓夢,可是這條路,一路走來毫不順遂。Thomas小一時證實患有讀寫障礙,常把字的左右掉轉,看文章時又會跳行,「由於錯字太多,中英文考試從不及格,默書包保零分。只有數學科不需寫字而拿到高分」。

中英肥佬 被罰課室外上課

相比分數,別人的誤解對Thomas打擊更大,「分數本身是個數字,對小朋友是沒意思的,但老師見我成績差,叫我坐在班房邊旁燈掣下方或課室門外上課,說是令我專心,但我連黑板都看不到。做不好功課時,又要我放學後罰企,老師放工我也未放學」。直至小四,他轉到一間程度較淺的學校就讀,情况才好轉,「新學校老師不時鼓勵我,說及格三次就有獎勵,我開始有動力讀書」。

不過,升中後挑戰更大,中英文成績不及格居多,面對公開試,自己和老師都失去信心,「中三時老師說,語文不達標就升不到大學,不如早點去學維修升降機吧!我真的去了報維修課程,中五又報一次,但其實想做醫療工作」。

將勤補拙 會考中文獲B

在會考和高考前,Thomas決心放手一博,「放輕理科,全力溫習中英文,因為這兩科不及格就不能升學」。以中文科為例,他交了50多篇作文給老師批改,「勤力是最基本的,知道弱項是什麼就去操練。寫作過程中,我掌握到作者鋪排情節的手法、句子背後帶出的意思,對閱讀理解都有幫助」。結果他會考中文科考獲B級,高考也有D級,加上其他科成績不俗,成功升讀香港理工大學物理治療系,最後成為物理治療師。

他笑言,讀寫障礙的影響仍然存在,「物理治療相關知識,如神經和解剖學,深奧之餘,還要是拉丁文。我便用熒光筆將內容分門別類,讀書又會讀出聲,方便記入腦」。他深信,面對學習障礙,最重要是積極找解決方法,「我當年讀到一篇文章,說在廁所不易分心,記東西最入腦,便自掏腰包去買香薰,搬小桌子入廁所,溫兩小時後出來『抖氣』。這未必有用,但你要肯去試,才會找到辦法幫自己」。

跟Thomas一樣,28歲的飛機工程人員霍逸軒(Hank)小一時接受評估,證實患有讀寫障礙,「我覺得中文字很複雜,默書前不停抄課文,總算應付到,但作文沒有範圍,不能事先溫好,一寫作時就記不起字是怎樣寫」。中學的中文科更是長期不及格,「有作文、實用文,以及完全無法理解的文言文,根本讀不來」。

被踢出校 踏上維修飛機路

中四時,老師明言因Hank成績欠佳,故要被踢出校,想不到這卻是人生轉捩點。他往美國升讀高中,校方讓他自行選科,他選讀最感興趣的汽車維修,「我從小很愛汽車,常常上爸爸的車研究,但整個中學階段都沒發揮這潛能。去到美國,老師教我拆掉汽車所有零件,逐一檢查,頓時得心應手」。回流香港後,他再報讀汽車維修文憑課程,學砌車和組裝零件,雖然要背理論,但考試以填充和選擇題為主,他就可以輕鬆過關了。

畢業後遇上飛機維修公司招聘,本來醉心汽車的他決定一試,「飛機的部件更多,可以近距離接觸這麼大的飛機,很有挑戰性。當飛機有少許不尋常,我便要逐個部件去測試,分析問題所在」。做過幾年學徒和維修員,近年他負責觀察飛機狀况,如果有需要維修,就會在工程師及維修員之間協調,促進溝通。

每日要處理的文件不少,再遇文字,Hank已不會叫苦連天,「畢竟是理想職業,便有信心克服困難,日後也可能去考工程師牌照」。因此他鼓勵有學習障礙的學童,在學業上,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自我認識、發掘興趣,未來自然會行上合適的路」。

來源:與別不童﹕曾躲廁所苦讀 終成物理治療師 讀障無阻有志者追夢